弓長氏儿童-

不喜欢安分过什么“日子”,也不喜欢死气白赖的搅在一起。至于结婚不结婚之类的事情我都不爱去想。世俗所谓必不可少的东西我是一件也不要的。还有那个“爱”、“欠情”之类,似乎无关紧要。只希望你和我好,互不猜忌,也互不称誉,安如平日,你和我说话像对自己说话一样,我和你说话也像对自己说话一样。
你不要觉得这话肉麻,真话不肉麻。
做梦也想不到我把信写到五线谱上吧?五线谱是偶然来的,你也是偶然来的。不过我给你的信值得写在五线谱里呢。但愿我和你,是一支唱不完的歌。

我对当下那一类“青春怀旧”的电影非常反感。它们无非是为年轻人过往的遗憾提供一个宣泄口,强化自顾自怜的情绪。在电影院哭成狗?人生大好年华正开始,你究竟感伤怀旧什么。白衬衫、打篮球、还是狗血的45°明媚的坏笑?过了18岁就不要再沉浸在这些没意义的情节里。你们越傻越巨婴,那些圈钱的导演就越开心。还俗称 小清新😐起码学一学美国大片里那些男女主角,能在危机下充分利用自己的物理知识修好废弃的车顺利逃亡,在孤岛建造一艘小房子保命,在沙漠能观天象判断位置发射求救信号......我们的电影呢?女主角除了卖萌发嗲尖叫,什么技能也不会;男主角,除了耍滑装叉保护女主角,一点社会担当感都没有。诶。

他们并不关心,他们只是好奇。




烧烤摊的夫妻收摊子回家,一前一后,女的骑自行车,男的骑三轮车载着没卖完的货,女的喊,来追我呀,男的气定神闲,说,还追什么,三十年前就已经追到你了。


一座偏僻的站台,一朵流放的云,一首成为怀旧金曲的网络流行歌,一个入口即化的夏天,热得力不从心。




我放弃过许多想象,也告别过许多人。我变得不再眷恋大雨,也变得心平气和。我尝试过与它交谈,与浸泡在意识深处的软弱,但每当看到你,我都转念把这些话咽了下去,因为你的眼神将使我变得勇敢,变得不再把孤独作为享受。



我们等待万物生长,等待时间推移,等待故事下一章,就这样,刚刚好,门前的树还会发芽,早晨的闹钟就快要响,我们的故事,我们的故事就先放一放吧。


凌晨一点,零下一度,少年的单车和球鞋,伤疤和心上人,在无数个场景中,让他摔倒又站起。

我一直都不觉得至今为止的人生有什么让我想要再重新经历一次的美好。也有可能是我想要的那种美好只能由我亲手创造。我也一直是凭依这样的理由才能够去相信美好。